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长生:我曹某人看得到提示语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一章 铜甲尸成

第八十一章 铜甲尸成

        一月时间转瞬即过,当曹麟周岁那一天,曹魏放开了百竹山中的禁制,与牛守刚提前在府门外迎接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先入红砂竹林的有两人,牛守刚快走几步上前,朗声笑道:“你这老小子竟然是最早来的,这可不像你啊!走,带你去看看我的好曾外孙,那小子聪明得很,今后一定比他老子出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别吹了,曹道友如此年轻就已筑基,眼下更是快要踏进炼丹师的门槛了,放在你们丹殿内门弟子当中也是有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符也没有奉承,说什么虎父无犬子的话,不然也显得太过于见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在修行界当中,从炼气开始到金丹期这三个层次,天生灵根极其重要,决定了一个修行者的下限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有传言说元婴之后,并不怎么讲究灵根资质,更重要得是在于个人的悟性与道心两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那也是因为那些灵根不足的修士,几乎是不可能修行到元婴期,早就被筛选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个别一两个大机缘在身的另说,这种人物,万年也难出一個,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两人笑呵呵地走进了府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一辈的修士之间的交往方式,曹魏不便掺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上前对着一位星眉剑目的锦衣男子,拱手作邀,笑道:“方贤弟快请进,还请稍坐片刻。算一算时间,宁道友还有陆道友他们也快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家父刚才的话,曹道友可别介意。这是之前你要的培神丹药材,因为紫神花实在是太过难寻了,我只搜罗到了八份的量而已,实在是不好意思,你先前交付的灵石,剩下的我也都放在储物袋里了,你清点一番,看数目对不对。”方明取出了一个储物袋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紫神花在青霞宗中并不缺,只是近来宗门之中霞光真君为了炼制一炉元婴层次的灵神丹,需要用到大量的此类药材,以作为药引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种事情,只有植殿殿主还有几位掌管灵药的筑基修士知晓,不便对其他修士提及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接过储物袋,并未依其所言,特意去清点灵药还有灵石的数目,而是直接干脆地将其挂在了腰间,将人给迎进了府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跨过门槛前,他转而对着门前四位炼气后期的修士说道:“你们几人先且在此迎客,我去去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这四位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正是那些身家清白的炼气后期修士,这几年来已经陆陆续续投靠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这些人,曹魏也并未亏待,除了让其继续负责紫竹、楠竹两座侧峰的药田外,他还在炼丹上给予了一定的指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所炼制出来的黄芽丹、通脉散等丹药,有多余的都交给了曹魏来处理售卖,而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到他们筑基之后才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各方墨守的规矩,在丹殿这边是丹药,而在器殿则是法器,符殿则是符箓。

        未过多久,曹魏重新走出来,先前将宁彦林、鲁虎两对师徒迎了进去,如此一来这场借着孩子周岁所举办的友人之间小聚也正式召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饮酒吃菜,彼此闲叙,一时之间气氛极为融洽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行人来到了侧厅,两位侍女正将书籍、笔墨纸砚、印章、刀剑、药材、丹药、符箓、阵旗、酒瓶等二三十种东西,放在了地毯之上,摆放成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牛雨涵抱着曹麟,将其放在了圈里面,笑道:“麟儿,过去选一件,看喜欢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麟坐在里头,左看右瞧,在众人围观中,他先是拿起了书籍咬了一口,觉得不好吃便扔掉,转而又抓起了一株香气萦绕的灵药吃了一口,然后对着众人笑呵呵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孩子看来与老夫有缘啊,快点长大,老夫到时候教你怎么培育灵药。”方符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这小子只是种田的命。”牛守刚走过去将其抱了起来,逗着曹麟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落,引得在场众人朗声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场小聚在欢声而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恍然一过,又是十余天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洞府第三层中,曹魏与黑豹步入了尸楼内,只见堂中那副香杉棺木四周早已凝结了一层层寒冰,冰煞刺骨,棺缝之间有缕缕灰黑的尸气逸散而出,其中似乎夹带着野兽般的低沉喘息声,使得气氛极其地压抑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站在了棺木前,并指朝前,凭空而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从他指尖中一滴滴鲜血冒出,悬浮于空,随着指动化作了一缕缕细如发丝的血纹,最后汇聚成了一道繁复的符纹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符长约七尺,宽两尺,血光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血符成型之后,曹魏口中轻道,念念有词,而后朝前一指,此符飞出转而从半空中,横没棺木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片刻,楼中似有响起了指甲划过木板的尖锐声,又突兀响起了磨牙声,此声杂乱无章,尖利刺耳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间,这些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在一旁的黑豹皮毛乍起,一下子跑到了曹魏身前,躬隆着背,对着棺木目露凶光,沉闷地低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嘭’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厚重的棺盖被一团黑气炸开飞了起来,翻滚了几圈,重重地砸落在地面石砖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一具浑身宛如披挂着铜甲的炼尸,伸直了双臂,从棺中直立而起,膝盖未见弯曲,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曾经深埋地下三百余年的筑基尸身,初成铜甲尸,尸气就已经如此骇人。”曹魏手持着同灵尸器,站着三丈远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衣袖一挥,一道清光从袖口飞出,顷刻间化作了一把三尺青锋,朝着此尸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击之下,长剑堪堪刺破了铜甲,但是入体不足三分,便被其尸气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在尸气的污浊之下,长剑灵光顿时暗淡了几分,灵性消退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曹魏满意地点了点头,而后伸手从腰间储物袋中一抹,取出了一面棕黄的圆盾,以此在周身布下了一层护体灵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他操控着炼尸朝自己袭来,不过同时已对着手中的这件同灵尸器用上了几分力,一旦有变故,便立马将其捏碎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尸一收到这御尸指令,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道虚影,那十根寸长乌黑的指甲已经极其干脆利落地朝着护体灵光直插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光罩未破,但是曹魏顿感到一股充沛深沉至极的力道袭来,整个人一下子被撞飞了起来,重重地砸到了十余丈外的阵法禁制光幕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