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长生:我曹某人看得到提示语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五章 辛酸苦楚

第六十五章 辛酸苦楚

        青霞宗外门弟子筑基之后,需上所拜入的一脉主峰报备,同时也可领取一瓶舒经丹,以养护经脉与丹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更重要的是上报了之后,方才有机会去拜见峰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当峰主同意了,这才会差人将此事上报于外务殿,由对方着手安排新晋筑基修士的乾健修行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世间唯有名与器,不可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新晋筑基修士未经过自家峰主的同意,自去外务殿寻修行洞府,那便是犯了越级的忌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既定以及必要的流程,不然何以表明是隶属于哪位真人门下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有时候身为金丹修士的峰主是没有那么多时间的,可是事情就是这般,真人可以选择不见,但是新晋筑基修士不能不上报。

        何谓规矩,便在这些条条框框之中,看似繁琐,却是一宗能长久传承必不可少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日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踏出了石牛山洞府,朝丹峰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隔两年之后,他重新来到了丹殿事务堂前,只是微露一缕自身法力气息,那值守的弟子便恭敬地将他迎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同时还有另一名弟子疾步而去,先一步与管事禀告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当曹魏刚走到了厅堂之前时,便有一位锦衣男子出门相迎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一见了来人,立马在脑中思索了起来,但是却无一人与其容貌相符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仍满脸的笑意,上前了几步,抱拳说道:“司徒立元恭喜道友筑基,快请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司徒道友。”曹魏也依礼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步入厅堂之中,前者坐于主位之上,后者落座于左手第一张靠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一入座,便有侍女端捧来香茶,而后款款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刚接手事务堂月余,很多事情尚未梳理清楚,初见道友颇为面生,不知道友高姓大名?”司徒立元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避免一个职位被同一人占据多时,生出龌龊,各峰各堂的管事都是每隔五年更换一轮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者职位也分肥缺与清寡,各方总得要有个平均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接任者在起初的一个月之内,可清查前任所留的事务与账本,若是能查出有贪墨或是出错之举,便是有功得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要是过了时限,那若是有亏空之处未曾发现,到了事后才被执法殿例行的巡察使查出来了,便只能由自己承担,因此司徒立元这月来都在梳理前面的事情,到了近几日才得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免贵姓曹,表字德操,司徒道友若不嫌弃,唤我一声德操即可。”曹魏缓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落,司徒立元稍微回想了一下,而后便恍然明白了对方的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德操是近两年前才入宗的,不想那么快便筑基了,实在令老哥汗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徒立元只是三灵根的弟子,从十二岁开始修行,到了四十岁左右,得了一枚宗门赏赐的筑基丹,这才开始筑基。如今三十余载过去了,修为还在初期踏步,虽然相比一开始之时法力深厚的许多,不过离中期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生若无什么大的机缘,能在寿元大限到来之前,突破到后期,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真的能金丹,那祖坟应该是蹿起青火,还足足有三丈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侥幸而已。”曹魏谦虚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则他从二十岁步入炼气期至今,已有十六年时间,费了多少的心机,作了多少谋划,到了三十六岁才筑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来是怎么过的,其中的辛酸苦楚又有谁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为此,他可是不惜舍身迎娶小了自身十来岁的娇妻,拉下脸面叫岳祖父为爷爷,就是为了今日这一刻,从此绵延寿元,能长生近乎四甲子之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他这所谓的脸面值不值得一枚灵石,还有待商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德操谦虚了,今后若是得空,可要多来竹秀谷。老哥那修行洞府虽然只是寻常,但是青竹酒滋味倒还算不错。”司徒立元提前邀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竹有酒,老哥真乃雅士。”曹魏恭维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附庸风雅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徒立元不禁笑了起来,而后又与曹魏闲聊了些许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,厅堂之中气氛融洽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闲叙过后,到了散值时辰,两人又小酌了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曹魏便离去,等着司徒立元将消息禀告给雪竹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日子也是有规定的,通常是在每月月初,才是丹殿各堂管事面见雪竹仙子,汇报事务之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要是她没空,则由那位青茗来接见,小事可当场吩咐,大事留后再禀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来,曹魏足足等了八天时间,这才得到了初五辰时二刻前去雪竹峰,拜见殿主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,他早已托那来往于各处坊市的灵舟上的宗门炼气修士,将筑基的消息传给了牛守刚与妻子牛雨涵,以安他们两人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算一下时间,这消息还需两日才能到苍山坊市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初五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早早地起来,先将自己好生打扮了一番,不在仪容仪态这等小事上出任何差错,毕竟这是给他人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整理妥当之后,他唤出一把青锋灵剑,御器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剑虽然只是炼气期时所用的法器,不过在自身深厚许多的法力操纵之下,曹魏已经能御器长时间地飞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件法器上限就在那里,因此他这飞行的速度并不如正常的筑基修士,要慢了两三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等曹魏到了数百里外的雪竹峰山麓下的湖畔石亭,这时辰依旧尚早,只是卯时三刻而言,离所通知的时间还足足有七刻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时候,早有一男一女容貌年纪的修士在等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观两人法力气息仍略有起伏,可知他们也是上个月丹殿新晋的筑基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容貌来上,他们三人都不过是二十来岁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修士通常会以法力蕴养自身,从而延缓容颜衰老,因此实际年岁要大上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金丹女修绝大部分会服用价值不菲的驻颜丹,将自身容貌定格在最为美貌的年纪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相互见了礼,便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辰到了辰时二刻之际,两位女修飘然落于亭前,身着黄衫的雪竹仙子走在前,一如既往青衣打扮的青茗跟随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等人见此,快步走出了亭外,拱手微躬行了一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