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长生:我曹某人看得到提示语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三章 当断则断

第六十三章 当断则断

        雪竹峰,镜湖。

        因宗门大阵开启,高天清虚之气与地脉渊厚之气彼此交融,灵气化雾如潮,以至于一片湖光锁在了烟霭迷蒙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守刚从石牛山洞府离去之后,便去了此地,求见雪竹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对方正在修行之际,接待他的是那位青茗侍女,两人同坐在山下湖畔石亭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青茗微低着头,纤手调素香,时不时地以眼角余光打量着这负心人,见他面前的茶杯空了,便提起小茶壶倒满,过程之中却不出半句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茗。”牛守刚饶是阅遍风月,却难抵得住这等美人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走吗?”青茗淡红双唇微张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抬起手来,双眸宛如秋波般,映着牛守刚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待在这里,我不自在,他们也不自在,还是早走为好。”牛守刚被盯着有些不自在,心中发虚嘴唇不免有些干了,便赶紧抿了一口茶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,真人们早就不在乎了。”青茗叹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能不在乎,若真是如此,一开始殿主也不会出言好心提醒。器殿陈家那位可是因此输了一件法宝,又折了族中一个后辈,对方岂能甘心?”牛守刚苦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是当时陈少燮的过错,必胜的一局竟然也能输掉,丢了性命不说,还连累了你。他若是能赢下那局,你也不必对上合欢宗那妖女了。”青茗言语之中颇为惋惜,眸中露出心疼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也不亏。”牛守刚自嘲地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此话,原本还在心疼良人的青茗秀眉一横,手指都点到了牛守刚的额头上,怒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不知悔改!你说那妖女有什么好的,无非是胸脯大了一点,腰肢细了一些,所穿衣裳却尽是那些又小又薄,巴掌大的布料能遮得了什么,还整日流苏掩面,是没脸见人吗?庸俗,俗不可耐,也就只有你这种俗人才喜欢这种风月女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,都是小老儿的错,青茗仙子勿怒。”牛守刚连忙起身,躬身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对方故意露出唯唯诺诺之态,尽是疏远之情,青茗眼中闪过了几分黯然,强作欢颜笑道:“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,在我眼中都一样,你我就非得如此吗?算了,你坐着吧,我去山中看看峰主是否已经出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走出亭外,沿山道缓行,一抹倩影没入林间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”牛守刚坐了下来,一口将杯中茶饮尽,闭目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浪荡子最怕遇到深情人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如今所剩不过三五十年寿命,又何苦去耽误了人家,当断不断反受其乱,

        山中林深转角之处,雪竹身着一袭白衣,朝着走来的青茗迎去,取出了一方白帕,轻轻地将其脸上的泪痕擦去,而后一把将对方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乖,不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峰主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茗眼中生雾,哑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,我明白,你先回洞府休憩去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”雪竹仙子连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茗拿着白帕,惘然若失地朝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其远去之后,雪竹仙子脸色顿冷下来,摇身一晃,化作霞光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她便出现在了山脚下湖畔石亭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真人到此,牛守刚起身抱拳行礼:“拜见殿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须多礼,起来吧。此事你做得很好,早点让青茗断了念想,免得有朝一日心魔更重。这一点,我还得谢你一声。”雪竹仙子步入亭中,落座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主言重了。我与青茗两人寿元差距甚远,与其今后徒生伤悲,还不如就此断去。”牛守刚缓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凡事不可太尽、缘分势必早尽,你能明白便是最好了,也无须我再做什么。坐吧,此次又是为何前来?”雪竹仙子颔首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那孙婿,眼下已拜入了丹殿。不过恰逢眼下宗门大阵催动之际,他竟能感受得到灵气流转之象,从而指出了老祖修行洞府所在,晚辈怀疑他乃是天生灵觉之辈。”牛守刚据实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生灵觉,有趣!此事除了伱我两人之外,可还有他人知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等大事,我岂能说与外人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我知道了,你回苍山坊市吧,明旭这人心眼很小,待久了对你们两人都不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守刚御器离去之后不久,雪竹仙子仍坐于亭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手中把玩着茶杯,嘴角上扬了几分,语气淡淡地说道:“天生灵觉之辈虽有金丹潜力,可也不至于劳烦秦师兄你这位大忙人亲自前来小妹这里吧。怎么,此人既然通过了问心殿,可还有什么不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落,远处湖面雾霭中,一位玄服男子负手踏波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轻一弹指,一团灵光化成了光影,展现在雪竹仙子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光影之中的影像乃是一处乱葬岗,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身无半缕地从死人堆中醒过来,眼中尽是迷茫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少年的容貌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因为问心镜虽然能探查他人所见,从而将旧景所勾勒重现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人双眼近可看清发丝之物,远可望骄阳明月,但是若不借助外物,却无论如何也看不清自己长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是曹魏少年景象,怎么,可有何不妥?”雪竹仙子起身凭栏望着来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问心镜只能窥探到此人到这里的记忆,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再探查下去?即便是这小子失忆了,问心镜也能将那些潜藏深处的记忆尽数看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刑法殿殿主身影一晃,湖面幻生几道人影,还未来得及消散,他真身已然走入了亭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有异宝挡住了问心镜窥视?”雪竹仙子眉头微蹙,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并无,此人好似在此之前的人生是一片空白,我执掌执法殿数百年来,所见弟子何止万千,却未曾见过一人与此相似。”魏师兄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此人在那之后的记忆,应该也并无异常之处吧,不然问心镜也不能凝聚身份玉牌!”雪竹仙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师兄来此,不过是想告知你一声,此人身份存疑,可用却不可器重。此事等老祖唤我述职之时,师兄也会上报。”魏师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ps:这章里有读者认为是毒点,说的也没错。通常其他大部分小说主角拜入宗门等势力,都是简单的通过招收途经,然后没有经过审查,或是只是简单的手段调查有没有异心,是不是其他宗门的间谍。以淡化情节逻辑的处理方式,将这点省去。只不过我个人感觉,一个存在单位以十万百万年的修行文明如果存在,他们都已经能御鬼控灵,难道就没有一套成体系的读取记忆,窥视人心的手段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后面的一些情节逻辑bug,我会补充完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