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长生:我曹某人看得到提示语在线阅读 - 第六十章 镜花万象

第六十章 镜花万象

        牛守刚并未用灵石私下贿赂这些弟子,一来是有雪竹仙子令牌在此,二来也是因为执法殿乃是青霞宗规矩最为森严之地,若是如此,反倒会恶了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执法者当先立身正己,一与他人有了利益纠葛,到时候是人治还是法治那就两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里自然也并无什么眼高于顶的家伙,又或是那种元婴、金丹修士后辈纨绔弟子好似脑子里缺了根弦,平白无故为难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等了差不多两盏茶的时间,先前进去禀告的甲衣修士便从石阶走了下来,在其身边还跟着一位黑衣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前者回到了列队之中,而后者那名黑衣弟子来到两人面前,抱拳说道:“牛师叔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宁道友弟子?”牛守刚疑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。”黑衣弟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晃你都已长大了,十余年前宁道友刚收你时,才十三四岁而已。”牛守刚感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的师尊宁彦林,可还算是他在宗门之中的几位好友之一。纵然是他落魄了,但是彼此之间的交情仍不减分毫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余年宁彦林收徒之时,便在苍山坊市之中设宴,唤上了几位好友一起见证,其中便有牛守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此人生性也极为古板,行事一丝不苟,难听一点就是不懂得变通,但是也正是这般人物,最是适合执法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师叔依旧精神抖擞。”黑衣弟子说道,而后在前领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跟在身后,登上了台阶,入了殿门,走过了百余丈长的石道,来到了大殿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刻,已有一位身形消瘦,穿着暗金云纹锦袍的修士在等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一见到牛守刚,那张板正的长脸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来,开口说道:“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,最近我那孙女出嫁了,这不带着孙婿过来加入宗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守刚上前便是一个熊抱,用力地拍了对方后背好几下,砰砰有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两人相互抓着对方的臂膀,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走,里面坐。你我兄弟两人十几年没见了,连小雨出嫁都没送来请帖,这着实做得不厚道。”宁彦林抓着对方手腕,朝着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跨过了门槛,方才想了起来,便朝外吩咐道:“羽儿,你领着曹小兄弟去问心殿,等结果出来了再来禀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。”黑衣弟子拱手抱拳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语一落,他转而对着曹魏说道:“请曹道友随我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德操,你与长羽过去。”牛守刚说了一声,便随着宁彦林步入了殿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曹魏在这位黑衣弟子的引领下,沿着廊下而行,折转数次,复行数百丈,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古朴大殿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到,那殿门便无声无息地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道友请入内。”黑衣弟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时辰乃是巳时二刻左右,已是天色大亮,可当曹魏目光深沉地朝着殿内看去之时,看所见却是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以提示词看了一眼,只得了【问心镜:上古异宝……】几字,便已感觉到神识有种决堤之感,当即闭眼不再多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已至此,他断然没有退去的可能与余地,深吸了一口气,跨过了门槛,步入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衣弟子则面无表情地站在了殿外,默默地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刚一进去,那殿门便又无声无息地合拢了起来,好似一只庞然巨兽闭上了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深陷其中的他,在这进去的一刹那间,只见那漆黑之处蓦然生有了光亮,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黑石路出现在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路一出现,便感觉整个人像是被某种外力推着一般,朝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条路越走下去,这四面八方的光亮越发的黯淡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至到了最后,只剩下了前方一点灵光在指引着前行方向。他浑身不受控制地朝前着走,不知过了多久,仿佛只剩下了他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他整个人浑浑噩噩时,自身五感也一点点地被剥夺而去,魂魄离体一般,仿佛飘于一方虚无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之间,这时四面八方乍生一面面或是巴掌大,或是足有百丈的银镜,不断地旋转着,天地宛如倒旋了一般,绽出万千璀璨灵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光一现,曹魏竟在不知不觉间陷入沉睡之中,任凭着霞光将其托起,漂浮于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时,那一面面镜子之中不断地闪过了诸多影像,有的是曹魏打坐修行的片段,有的是他设计散修之事,还有与诸多美人嬉闹之景,尽皆飞快地闪烁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万千银镜之中,曹魏的模样也越来越年轻,其景象也从百莽山脉一路回溯至赵国世俗之中,直至到了一处乱葬岗中,见了一个十余岁的少年从死人堆中坐起,茫然地看着四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镜中所有的画面戛然而止,任凭这灵光如何盛放,也无法再往前窥探半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灵光方才渐渐地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时大殿一侧,这一对久不相逢的老友跪坐在蒲团之上,同案品茗。

        案上香炉之中,檀香袅袅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守刚,这是你选定的人吗,可有先探明了底细?”宁彦林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都带过来了,你我且等上一等,一切便都能明了。”牛守刚神色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,我观你这孙婿应是三十出头,不过已有炼气后期的修为,筑基可期,也许就在这数年之内。”宁彦林颔首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几年你帮我多照看一下他,我好不容易才碰到一個颇有潜力的散修。”牛守刚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散修行事素来肆无忌惮,不过只要他入宗之后不违背宗规,我自然也不至于让他人为难陷害于他。”宁彦林有些顾虑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散修之辈想要在此年纪修行到炼气后期,手中不免沾染了些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般人加入宗门,若不加以克制自身,还与外界一般行事的话,只会自招祸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这人很聪明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,我喜欢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老夫要离你远点了,可不能让你喜欢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伱啊,还是这般幽默。来,喝茶,这可是碧祁峰雨后新茶,滋味最佳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边笑谈,一边品茗,直至从殿外飞来了一团灵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灵光散去之后,一块正面篆刻着‘曹魏’两字,边刻霞云纹样的玉牌落到了宁彦林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