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长生:我曹某人看得到提示语在线阅读 - 第五十四章 如胶似漆(求追读)

第五十四章 如胶似漆(求追读)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排上竹榻同卧,交头接耳的低声密语,时不时地又发出了几声嗤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又过了小半个时辰,牛守刚已御器越过了那连绵青山,来到了数百里外的外务峰山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与几位有过数面之缘的值守弟子打了声招呼,便沿着那蜿蜒于山中的长阶而去,途中又遇到了几个正从山上下来的筑基修士,彼此又笑谈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青霞宗中修士可御器而行,不过当在要去各座主峰之时,非急事不能直接飞临登顶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只是对于炼气与筑基修士而言,若是那些金丹真人便无此规矩拘束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务殿并非只是一两间亭宇楼阁,而是十余处坐落于山顶处的殿宇统称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守刚轻车熟路地去了一处位于山南处的宫殿,没过多久,他便又走了出来,下山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苍山坊市,灵犀小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牛守刚远去奔波的这七八天以来,这一对新婚燕尔的夫妻倒是过得如胶似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日凌晨,曹魏亲了一口怀中的娇妻,见对方下意识地嘤咛了几声,却未曾醒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他笑了笑,轻悄悄地出了被子,下了床,披了件外衣,走到了屋外院子里盘膝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来,他为了筑基丹每天都辛苦耕耘到大半夜,凌晨时分又极为自律地从温柔乡中醒来,到外头修行《采药归壶》之法,壮大自身神魂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因为与牛家扯上了姻亲关系,这些天以来苍山楼替他寻来的炼丹散修也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曹魏陆陆续续换取了百来份黄芽丹药材,付出了三十余瓶丹药。当然他家底并没有那么厚实,这些天也实在是匀不出时间去炼制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能仍提前付给散修的这些黄芽丹,还是靠着牛雨涵这位贤妻所带来的嫁妆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灵石与丹药之外,牛家还陪嫁了苍山以及周边两座坊市中的三家店铺,以及两百亩灵田。当然之前所说的那十八位美貌侍女,牛守刚也没有食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这些嫁妆曹魏是不能动的,不过在他以身相许的操劳与甜言蜜语的男色之下,这位初经人事的新婚妻子哪能抵挡得住,在一阵恍恍惚惚之中,什么事情也就都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家店铺主打的炼气期修士所用的丹药、法器、符箓,这些货源大多来自青霞宗外门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店铺也向散修收取他们所采得的各种灵药,同时也有为其销赃的私活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年下来,一家店铺除去了各项成本外,盈利在万枚灵石上下,赚得并不多,毕竟这货物的进价也不低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牛守刚修为不上不下的,开这些店铺主要还是为了给同门行个方便,结几分善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两百亩种植着灵稻的灵田,位于苍山坊市之外的平原地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灵稻与世俗那种能一年两熟三熟的稻种不同,纵然此地能做到水热同期,可一年下来每亩地也就春种秋收仅此一熟,所收获差不多就五石,换做前世也就六百斤的份量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晒干了之后,所剩也无非是四石出头,也就是在五百斤上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灵谷价格并不算高,历年来的价位都是一斤一枚灵石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地正常低阶植修每天需打理二十亩的灵田,一月所得是三百枚灵石,一年下来便需要三千六百枚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亩地一年下来所得的灵石在万枚左右,仅此雇佣植修的工资便去了三四成之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这些灵稻稻种还需向青霞宗购买,一亩地也再需百枚灵石左右的成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再扣除诸如肥料等零零散散的费用之后,这一亩灵田每年下来收入也就两百余灵石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还要购买稻种,那是因为毕竟有时候稻谷快要收割了,却被路过的散修一个火球给烧没了,那这一整年的辛苦就全白费了。而一旦发生了这种事情,青霞宗会按照每亩五百枚灵石来赔付,同时执法殿的修士也会出手缉拿要犯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体而言,曹魏这位新婚妻子的嫁妆极为丰厚,三间店铺与两百亩灵田每年都能赚取个七万枚灵石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明白牛守刚,这是将自己这数十年来所置下的大部分家业,都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陪嫁,更应该说是一种投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如果牛守刚筑基境界不跌落,后辈之中又能再多几個修士出来,那牛家也就差不多是一方新起的修行家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更像是捡了一个便宜,今后的事情尚未可知,而他眼下只需付出一些辛勤的耕耘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能与妻子生下个怀有灵根的儿女,那与牛家的关系便算是稳固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灵根这种事情谁也无法保证,但最不济也和牛家所陪嫁的侍女生下一个,放在妻子名下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修行家族之间联姻的一贯做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得知此事的许多散修,无一不是在私底下恨得牙痒痒的,咒着哪个吃软饭的家伙哪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,他们也不介意娶个寡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正在庭院之中打坐的曹某人便听不到了,他静静地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天地交泰,一缕缕天阳元气诞生而出,被许多早起等候的修士所吸纳。

        待炼化之后,曹魏起身走到了房门前,轻推而入,脱下了外衣,重新躺进了大红被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因为他出去了一会儿,身子稍凉了些,将新妇给扰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又起得这般早,是去炼化天阳元气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睡眼蒙眬,下意识地伸手怀抱了过来,整个身子依偎在宽广的怀抱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小雨也该起得早点。”曹魏一边笑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说完,他却翻身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之后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待到天色已明,五位陪嫁的贴身侍女于檐下廊道中,一人在前,其余四人分作两列,手中或是端着金盆,或是捧着叠好的面巾,还有那些其他的梳洗之物,娉娉婷婷地朝着两人寝室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首的那侍女轻叩了下门,脆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冬梅嘛,进来吧。”牛雨涵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这一行侍女便推门而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