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长生:我曹某人看得到提示语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三章 有你好受(求追读)

第三十三章 有你好受(求追读)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门外传来了那两位嬷嬷的声音:“两位小姐请稍等,老爷夫人正在里面,奴婢先禀告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自己的家,进门还需要别人允许?”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书房房门被用力地推开,林莺儿走了进来,身后还跟着妹妹林燕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前者冷着一张脸,后者则怯怯地偷着打量着榻上坐着的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儿家这般冒冒失失,成何体统?”林陈氏板着一张脸,训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亲都要给我多添个弟弟妹妹了,还想把我们姐妹也送上床,说什么体统?再过些日子,我是要叫他叔父,继父还是相公?”林莺儿有些不忿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燕儿过来。”曹魏不急不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父。”林燕儿盈盈施了一礼,而后她悄悄地拉了下姐姐衣袖,说道:“娘亲有了,那我们不正好能多了个弟弟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这家我不待了”林莺儿眉头紧蹙,有些气急,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,眼眶里打着泪花,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莺儿,这时候晚了,你可别乱跑。”林陈氏急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未经世事的女儿家,性子偏激了些也是正常。我会让人跟着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魏吩咐了其中一位嬷嬷去跟着,而后屈指一弹,一只指甲盖不到的灰壳小虫便飞了出去,钻进了林莺儿发鬓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起身朝着外面不急不缓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只灰壳小虫名为椿木瓢虫,一种不入阶的小虫子而已。唯一的作用便是能吞吸修士法力,而后缓缓炼化,这过程大约需要一天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虫炼化法力之时,御虫的修士在大约七八里方圆的范围内会对此有一丝细微的感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其他修士只要稍微机警一些,这种小手段便近不了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用来寻踪一个连功夫都不懂的凡人,恰好够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曹魏从林燕儿身边走过时,却看到这小美人正羞涩地看着自己,便笑着驻足下来,翻手之间掌心上多了一个精巧的黑漆钿盒,盒身嵌着幻彩的贝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打盒盖,从中取出了一对金镶珠翠耳坠,为其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不错,这珠宝果然是要带在美人身上才算相衬。燕儿,陪你娘亲去坐一会儿,叔父等下便回来。”曹魏捧着那张娇羞的小脸,仔细端详了起来,满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林燕儿轻如虫鸣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便三步做两步,跑到了林陈氏身边,轻扑进怀里,不敢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燕儿,可要当心别伤了你弟,不然你可要亲自赔一个。”走到门外的曹某人笑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后,他不急不缓地朝着后院院门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亲,姐姐没事吧。”林燕儿听脚步声没了,这才红着张脸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小东西怕是过几日,就要唤我姐姐了。燕儿与娘亲过来,你既然这般想,那有些事情就该要教一教了。”林陈氏颇为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走出了书房,从堂前穿过,来到了卧房,走到了里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嚒嚒和丫鬟则规矩地在外伺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陈氏打开了梳妆台最底下的一层抽屉里,从中取出了一本薄薄的画册,而后唤来林燕儿上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画册一打开,便是一幅精美的彩图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林燕儿羞得赶紧用双手捂住了眼,只是指缝有些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陈氏一边翻着一边轻声讲着,这画册不过九页,很快便到了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了?”林燕儿这才恍然察觉,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小东西,自然就只有这些了。不过日后,有你好受的。”林陈氏脸色也有些红润了起来,娇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多,那岂不是要姐姐帮着?”林燕儿惊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唤哪個姐姐?”林陈氏将画册塞了过去,而后便将人给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另一边,曹魏来到了后院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门闩已被扔到了地上,两扇木门还在摇晃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跨过门槛,走到了街巷之中,看着一道倩影正在前方夜色之中跑着,那个嚒嚒紧跟在后,想将其拉住,却总是慢了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一步跨出,身形便在了丈许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壶酒,就这般离着里许远,一边浅酌缓饮,一边不急不缓地跟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灵水郡入夜之后,便已是宵禁了,各坊坊门铁栅都关着且落着大锁。

        非疾病、生育、死丧等大事,坊中里正是断然不会同意开锁,否则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,那官府是要问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到了那坊门那边,不知为何却没人在,那铁栅也是开着一条缝,林燕儿见身后的嬷嬷快要追上来了,想也不想地从门缝间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曹魏一晃身,出现在那嬷嬷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回去照顾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长街寂静,唯有一队差役更夫手上各提着个灯笼,正懒散地巡逻着,时不时敲着锣,喊着‘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众人路过一座灯火通明的彩楼时,听到里头传来了丝竹之声,时不时还夹杂着若隐若现的靡靡之音,每个人眼中都流出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莺儿从通水坊跑出去,还没多远,便见到这些巡逻的差役,连忙躲闪进了路边的一条昏暗的小巷之中,探头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差役朝着她这方向走来,不禁将身子更往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在身后忽然多出了一只脏兮兮的手,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,猛然将其拖到了阴暗之中,悄然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曹魏从坊中巷道里走了出来,轻摇了下头,朝着那小巷子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宵禁,任何人不准在街上逗留,违者杖责二十。”那领头的一个差役见到有人在街,呵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快步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曹魏并未理会这些人,他走入那小巷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余息过后,又走了出来,拿着白帕子神色淡然地擦着手,而身后则多了个衣衫有些不整,神色未定的小娇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巡夜的众人也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里面收拾一下。”曹魏从腰间取下了一枚玉牌,吩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领头之人提了下灯笼,借着昏黄的灯光,看清了玉牌,当即吓得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众人见此,也纷纷下跪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ps:这章情节有些老套,过几章就不在世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