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长生:我曹某人看得到提示语在线阅读 - 第十四章 梨花带雨(求阅读收藏)

第十四章 梨花带雨(求阅读收藏)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皂隶之辈,倒是有几分见识。回去与你身后之人说一声,明日巳时让此地郡守来林家府上见我,若是不到,让他好生掂量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魏新取过竹筷来,夹了片羊肉入口,细嚼慢咽后这才缓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是,小人定将话带到。”李姓捕快这时哪还敢多想,连忙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与另外一位捕快便急着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那几个腌臜泼才,还有那断手断脚的一并带上,从后门走。这朝兴楼还要做生意,让外人看到见血了,不吉利!”曹魏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年轻一些的捕快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,抽刀出来就将几人手上的麻绳砍断,又捡起手脚夹在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让另外两个泼皮将已经痛昏过去的孙二狗与赵三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这些闲杂人等都离开之后,曹魏站起身来,语气温和地说道:“让弟妹受惊了,此事有我,你大可放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陈氏这些日子一直担惊受怕,此刻见事情终于迎来了转机,终于打心底里松了一口气,整个人也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觉之中,失了重心,惊叫一声眼看就要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身子后倾半倒之际,她便感觉到有条手臂从腰间挽搂而过,紧紧地托住,力道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因长时间的无依无靠,原本空落落的心底此刻竟有种依靠感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气氛不免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林陈氏脸颊也不禁微红了起来,声如细蚊地说道:“兄章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妹可还好,先喝杯酒水压压惊。”曹魏关切了一声,搂着腰将其扶到长凳上坐下,又为其倒了杯酒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兄章即是丈夫兄长之称。

        林陈氏接过酒杯,以衣袖遮掩,将杯中酒饮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或是喝得急了,轻咳了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待稍微安定下来后,她转而对着那几个小厮吩咐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一个個地还杵着干嘛,还不快将袁掌柜扶到后院房中休息,赶紧去找个大夫来看看,莫要出什么问题了。今日先别开门了,剩下的人把地拖干净,免得生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小厮一听,当即各自忙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三个月来,酒楼从开门到打烊都有泼皮轮着过来,不给吃喝就撒泼,见人就撵,哪还有生意可做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厮也是闲着无事可做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听林陈氏如此呵斥使唤下人的语气,与刚才那般娇弱可不一样,心中暗道了一声:“有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也不是待客的地方,兄章若是不嫌弃,不如移步与妾身回府上?”林陈氏神色莫名地瞥了眼正饮酒的曹魏,随即又面色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好,如此有劳弟妹了。”曹魏颔首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随妾身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陈氏起身引着曹魏来到后院,她在那赶车健妇的侍候下,登上了马车,掀帘入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曹魏却并未与之同坐一车,仍是站在外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章,府上离此地尚远,还是坐车吧。”林陈氏轻声呢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林家府邸在城西,离这里还有好几条街,弯弯转转也有七八里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失礼了。”曹魏说了一声,也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辘辘,在这本就不大的空间内,两人纵然相对而坐,可也相隔不过三尺而已,悄然地连彼此的呼吸声也不禁急促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盏茶工夫,随着健妇的‘吁吁’声响起,马车在门前缓缓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率先下了车,那健妇伸手将林陈氏扶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将马车停好,兄章请进。”林陈氏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府多年不曾打开的大门,在仆人的推动下,吱吱吱地朝后左右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跟随着走进,两人从影壁绕过,走入屏门内,进了二院院门,沿着廊下行走,没过多久就来到了正房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府中的丫鬟上了茶水与点心,就又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章,不知我相公现在在哪里,可还在那百莽山山中,为何不亲自赶回来?这都离家两三年了,平日也没差人传个信回来!”林陈氏有些幽怨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刚端起的茶杯,又放了下去,面生悲切,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模样,林陈氏脸色一变,不禁问道:“难不成他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妹先别急,且坐好。林兄弟前些时候出了点事情,今后怕是也不回来了。”曹魏缓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此话,林陈氏顿时如遭雷击,急气攻心之下,呼吸为之一滞,整个人竟昏厥了过去,朝着砖面一头栽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身形一晃,横移了半丈远,挡在身前,美妇人顿入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微渡过一丝灵气过去,为其调理了下血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林陈氏才稍缓过来,她泪眼汪汪,抽噎着伏贴在曹魏胸前,哭得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,以前整日就看着那几本道书,不管事也就罢了,现在可好,这人,这人就没了。你这一走,可让我怎么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盈出,顺着面颊而下,湿了衣裳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似曹魏就是那几年不归的负心汉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曹魏也只好轻拍了她的后背,在耳边轻抚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哭声却是越来越大,独守空闺的寂冷,还有近几个月来的孤苦无依地委屈辛酸,再也无法压制住,都齐齐涌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许久,哭声渐息,只余哽咽。

        林陈氏抬起头来,脸上泪痕未干,那一双红肿的秀目看着曹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作势就要将其推开,然而这一推却没推得动,反倒是自己受力,又投身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章,这……这样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陈氏微低下头来,语气有些颤颤巍巍,犹如受惊的小鸟一般,不敢再看曹魏半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哭花了脸了,真是苦了你了。我与林兄弟在百莽山中修行,之前他也未曾提过家中之事,我还以为他尚未成家,却不想是这般。”曹魏并未放开,又是安慰了一句,顺手轻轻擦去了林陈氏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这里,林陈氏不禁更是委屈万分,似乎是想到了以往的种种,情绪如山崩海啸一般,泪水又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既是伤心,又是怨恨!

        曹魏一手挽腰,一手轻抚秀发,将自己宽厚的胸膛无私地借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