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长生:我曹某人看得到提示语在线阅读 - 第十一章 世俗烟火

第十一章 世俗烟火

        灵水江发源于百莽山脉,一路从南到北贯穿燕、赵、齐、韩四国,江水滔滔,曲折绵延两万四千余里,最后灌入东海汪洋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年从此经过的商船、行舟数不胜数,有着千帆竞过,万舸争流之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灵水郡也得益于这条水运干道,交通发达,商业极为繁华。在此地大小码头、车行最是常见,靠此卫生的船夫、车夫、苦力、船工足有数万人之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曹魏所在的大船靠岸而来,一经停靠,便有数十个皮肤黝黑的苦力手握着扁担,肩上搭着麻绳,蜂挤了过来,眼巴巴地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要么上半身光着膀子,要么只穿一件葛衣短褂,从头到脚全都透露出一股彪悍精壮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些人终究不免失望,船上一位面如白玉、气质儒雅的青衫中年人缓步走下来,并未携带什么大箱小箱的行李,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活计可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们并未就此离去,反倒是眼巴巴地看着这中年人,眼中透着一股热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虽然没带什么行李,不过看其衣着就知道是个贵人,指不定要个带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这种人物指缝间流出一点什么东西,远比他们挑担扛包赚得那十几个铜板,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从船上下来,感觉到此地浑浊难闻的气息,眉头不免微皱了一下。这灵水郡城不过是凡人城池,再如何繁华,可终究是灵气稀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百莽山脉之中修行了十余年的他,初到此地,再加上这里渔获腥臭,苦力汗酸,种种气息杂糅在一块,污浊不堪,因而不免感到有一丝不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去叫辆马车过来。”曹魏走上了码头,随手指了个衣着还算干净,面容清爽一些的少年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,这位爷随小的来,马车都停在外头。这灵水郡城,小的最熟,四门八街,各行各业,还有那些大家大族的,爷是要到哪里,只要说個名字,我立马就知道。”那少年人也是心思也极为活络,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远一点。”曹魏从袖中取出了一块锦帕,捂着口鼻,模样极为嫌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少年人马上停住了脚步,隔着七八尺远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转而大声吆喝着: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一让,让一让,给这位爷让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挤开了人群,在前方领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外头,少年人大声喊叫了一声‘爹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一个面容沧桑,脸上皱纹像是刀刻一般的中年人,牵着一辆驽马小车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看起来像是五六十岁的模样,不过听着这十七八岁少年人对他的称呼,想必也就在四十岁上下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从车架上取下了短凳,用手用力地擦了擦,然后这才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爷,您上车。”少年人踮着脚,将那蓝布车帘拉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常年的劳作,还有营养问题,这少年人身高并不高,六尺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不发一言地脚踏着短凳,登上了车架,坐入车厢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中年汉子手拿着一根马鞭,坐在车板左侧上,少年人顺势坐在另一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爷,车要走了,您坐好。”中年汉子沉哑着嗓子,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少年人问道:“爷,您入城是要游玩,还是寻人,可有什么想去的去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林府。”曹魏撩开车窗布帘,看着外头,缓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一听,张口便道来:“我们这灵水郡中林姓的大户,当官的两家,都住在东城里头,做生意的也有两家,在西城那边,不知爷是要到哪一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开朝兴酒楼那家。”曹魏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家在西城通水坊里,爷您坐好了。”少年人瞬间反应了过来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,中年人甩了下手中的马鞭,一手抓着缰绳,扯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鞭子并未落到驽马身上,只在空中打了个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声音,这头杂毛马就开始缓步小跑了起来,沿着黄土道一路朝着五六里外的灵水郡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途中车辆不少,挑担的苦力更是一个接着一个,往来于道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行了数里,那临水郡城五六丈高的城墙已然在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从护城河铁木桥上走过,排队给城门口的差人交了一枚铜板,就驶入了城中那青石铺就的街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入城中,那茶坊、酒肆、脚店、肉铺各类的店铺鳞次栉比,有的高扎彩楼欢门,有的悬挂市招旗帜,烟火气息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店中有大到卖绫罗绸缎、珠宝香料,小到那些香火纸马的营生,除此之外还有医药门诊、大车修理、看相算命、整面修容……各行百业,应有尽有

        街上行人,摩肩接踵,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开店的商贾、叫卖的小贩,士绅悠闲其中,还有骑马缓行的官吏、浪荡的豪门子弟,乘轿的大家眷属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、问路的外乡游客,街边的断手断脚的乞儿老丐,在地上蠕动,眼巴巴地盯着街上来往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女老少,士农工商,三教九流尽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爷,可要先下来吃个饭喝点酒,那朝兴酒楼就在前方不远。林家最近可不怎么太平啊,您要是走亲的,可要看着点。”少年人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儿。”中年人呵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歉声说道:“这位爷,孩子不懂事,您多担待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去朝兴酒楼。”曹魏饶有兴致地看着街景。他已经十几年未曾见过这般景象了,在百莽山脉的坊市店铺,他们可不会这般吆喝招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爷,那酒楼过了这条街,转个弯就到了,用不了半炷香工夫。”中年汉子笑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这车就到了朝兴酒楼门前,曹魏下了车,随手扔下了一角银子,随口吩咐道:“你们先去喝碗茶,等着还坐你的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角银子约有二两重,中年人手忙脚乱地接过来,急忙说道:“这位爷,马车钱没那么多。这银子太大了,我找不开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包车了,多的算是赏你们的。”曹魏说着,走进了酒楼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