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长生:我曹某人看得到提示语在线阅读 - 第一章

第一章

        南疆,百莽山脉,青霞宗治下的枫林坊市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坊市以南,一座三进的清雅小院正房中,一个面容俊朗的青年修士,正依在一位模样在三十岁模样的锦袍男子怀中,神色恍惚地望着,目露不舍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,我……我恐怕是不行了。只求临死前,曹兄能答应小弟一个请求!”那青年修士一手紧紧地捂着腰腹处那处包扎后,仍在渗血的伤口,一边咳着黑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兄弟没事的,都怪为兄不该为你讨来这秘境名额。你放心,为兄这就去青霞阁,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为你求来云芝丹疗伤解毒。”曹魏扶着男子目露悲色,泣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青霞宗地界能以青霞阁命名的店铺,足以看出这是谁的产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其实这座占了三座一阶灵山的枫林坊市,这里头各行各业的铺子背后,多多少少都有宗门或是宗门高层参股,少则一两成,多则七八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此等宗门名下的坊市,可远非一两家,而是遍布于各地,通过和其他元婴宗门联合,操纵着南州基础物价与不同品阶间灵石的兑换比例,兵不血刃地搜刮着那些散修还有筑基、炼气乃至金丹中低阶家族资源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云芝丹,乃是一种三阶灵丹,乃是金丹修士常用的疗伤丹药。因此即便单单一颗,也远非炼气修士所能买得起的。当然在青霞阁眼中,炼气修士也没那资格买这等灵丹妙药,故而曹魏才用了一个‘求’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林兴宗见曹魏作势欲起,连忙用力拉住衣角,只是这一用力使得伤口更一下子迸裂开来,黑血渐渐地在地上流成了一小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苦笑说道:“多谢曹兄好意了。我自己什么情况自己清楚,况且云芝丹价值连城,也不是我等低阶修士所能求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颤颤巍巍地从怀中掏出了个储物袋,伸了过去,有声无力地接着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弟是赵国灵水郡林家人士,此次出来至今已有两年未曾回去了,十余日前,家中妻女寄来一封书信,有些人应是看我久未露面,起了歹心意图谋取家中产业。我本想最后去青霞宗秘境里再拼一次就回去将此事处理了。只是如今却是落得这般……只能恳求曹兄能帮我走一趟,照看个三五年,或是她们谋個退路,这储物袋的东西就权当做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还未说完,他便直愣愣地睁着眼咽了气,那拿着储物袋的手也无力地垂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连忙抓着林兴宗手腕,哑声说道:“林兄弟,林兄弟醒醒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余息后,他叹了一声,伸出另一只手来将其仍圆睁的双眼一抹,好让其瞑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般,曹魏怀抱着林兴宗尸身呆坐着,眼角在无声无息间流着泪,他一手紧紧地抓着对方的手腕,连滑落在旁的储物袋看都没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至过了盏茶工夫之后,他忽然神情一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悲戚的面容瞬间变得像那古井般毫无波澜,语气平淡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手腕处无脉搏,五脏中也无心跳声,中、下两丹田之中的精气也开始消散,再加上血流数升,即便是炼体修士也应该是死透了。林兄弟,多谢临死前了还挣扎着回来见老哥一面,也不枉我特意结交多时。安心走吧,汝妻女吾养之,汝勿虑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更重要的是此人身上所出现的提示词【魂消魄散:……】

        而后曹魏将开始僵硬发凉的尸身放在了地上,神色淡然地从袖中掏出了一条白帕擦了擦手上的血迹,完事后随手丢下,恰好盖在了此人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眼前浮现而出的【奸诈虚伪:……】词眼,他笑着挥手将其拂去,心中喜道一声:“呦,看人真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如何判定,都无所谓,眼下还是好好将此人所‘赠’的储物袋好好整理一番,看下这小友两年经营所得之物才是要紧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间,他朝着门外方面看去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暗道了一声:“来得可真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衣袖一挥,放开了院外的禁制所凝的一层淡如白纱的灵光屏障,传音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哥来了,请恕曹某有事在身,不能远迎,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伸了伸腰,走到上首位处,一屁股坐在了那太师椅上,靠着椅背,伸手一吸将地上的储物袋抓在掌中,以神识探入其中,翻看起所藏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面无表情的小厮,熟练地将地上的尸身扛在肩上,不发一言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面容儒雅的老者穿过了不远处的垂花门,这人身后还跟着位面白如玉的锦衣少年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步入庭院之中,恰好看见了此幕,然而他们目不斜视,罔若未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朽看来是打扰到曹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人还未入内,隔着数丈远,笑声便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哥这是说哪的话,敢问这位是?”曹魏泰然安坐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道友,这位是老夫族中晚辈,表字朝宗。”李姓老者走进正厅内,介绍了一声,便寻个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朝宗见过曹前辈。”李朝宗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这位就是朝宗,早就听说是个少年才俊,今日一见果然如此,当真是长得一表人才。坐坐,我与老哥乃是至交好友,朝宗在我这就无需这般多礼了,权当是在自己家。”曹魏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客人刚一坐下,从门外走来两位青衣侍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托着个木盘,奉来了茶水瓜果,一一摆放好后,施了个万福,就盈盈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人则端着个金盆,半蹲在曹魏面前,供其清洗手中残留的毒血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魏将带着血迹的储物袋放在桌上,细长白皙的十指浸入温水中,他动作不急不缓,清洗得很是仔细,连指甲缝里的血垢都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他微抬起手来,侍女便拿起手帕,细细地为其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其间,三人闲聊几句坊市近来的趣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,气氛倒也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自始至终他们看都没看地上那一摊,已有些泛黑发腥的血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片刻,曹魏端起了茶杯,拿着茶盖沏了下,低头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眼皮微抬,扫视了两人一眼,开口语气淡淡说道:“老哥,今日来得这般早,难道是怕小弟私吞了灵石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