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诱吻春夜在线阅读 - 第169章 “锦墨哥哥,你害羞呀?”

第169章 “锦墨哥哥,你害羞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北城今年解禁了烟花爆竹,这一晚三个人守夜,电视里零点钟声敲响,外面一时间鞭炮声和烟花声雷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去阳台望向外面,整座城市被天空炫彩的烟花映得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往梁锦墨身边凑,小声地和他说新年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听清,微微俯身低头,贴近她问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新年快乐呀。”许栀凑在他耳边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时,她的呼吸轻轻地拂过他耳畔,他看到她漂亮的瞳孔里映出外面的流光溢彩,分外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喉结滚了下,又看一眼阳台那边的赵念巧,收回视线,低声开口:“你也……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念巧就在不远处,看着两个人在那里咬耳朵,她不由得有些失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下饺子那会儿,许栀跑去厨房里小声问她:“妈,你今年包硬币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在许家,过年时在饺子里包硬币也并非一直坚持的传统,赵念巧偶尔心情好才会包一个,然后她捏饺子时也有技巧,会用边角褶皱做记号,将这饺子留给许栀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满打满算,这二十多年,许栀其实也只吃到过三个有硬币的饺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念巧今年心情还不错,所以也包了,问她:“包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栀有点不好意思,说:“那个……我想,能不能把硬币留给锦墨哥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念巧愣了愣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栀抱着她的手臂,蹭了蹭,眼巴巴地看着她,“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来撒娇这套了,她忍不住笑了,“行,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饺子装盘,饭桌上三个人,两个人心里都有数,梁锦墨果然吃到了那个饺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最后,这枚硬币,却回到了许栀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念巧想到这里,就实在忍不住笑,这会儿见两人在那咬耳朵,她也没有打扰他们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烟花爆竹持续了好一阵,许栀看得兴奋,梁锦墨对这些东西以前没有多大兴趣,只觉得吵,不过现在和她一起看,感觉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天空都是绚丽的,他就觉得,也没那么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回到客厅,赵念巧已经困了,在打哈欠,却还是撑着先将两个红包分别递给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栀拿到红包很开心,和赵念巧说谢谢。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拿着红包,就有点儿意外,就连他小时候,高莹和许何平都没有给过他压岁钱,如今他这么大了,也有稳定收入了,没想到居然收到了压岁钱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念巧看他一眼,说:“钱不多,图个寓意,压住邪祟,希望你来年平平安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默了几秒,“我以为压岁钱只给小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念巧:“对我来说,你们就是孩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她补充:“以后我们是一家人,所以你也是我的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有些怔,许栀用手轻轻戳他手臂,“快说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手中的红包也仿佛有了重量和温度,他回神,郑重地说:“谢谢……谢谢阿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十二点半,三人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卧室很多,赵念巧住进来时选了最南边的一间,许栀的卧室和她相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她也另外收拾好一间,方便梁锦墨过来时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栀洗漱过后,刚要上床,就听见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声音很小,她站了几秒,脑中浮现一个可能,走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想法得到印证,梁锦墨果然站在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张口,刚想问他怎么来了,他就手指竖在唇前,对她做噤声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直接进去,并关上了门,然后一侧身,不由分说地将她抵在旁边的衣柜上,然后低头去亲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栀有点懵,但也记得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卧室太安静了,唇舌纠缠间的细微声响,也不免被放大无数倍,震着她的耳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吻得好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仰着脸,心跳急促,感受他炽热的温度,手忍不住抓住他的睡衣,又攥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去多久,他离开她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 凌乱的呼吸还交融在一起,他们额头轻轻相抵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栀明显觉察,他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抱住他,手在他背上轻抚,声音压得细小:“你怎么突然过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沉默着,抱紧她,嘴唇贴着她耳尖,嗓音嘶哑:“刚刚……我就想这样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栀耳根滚烫,默了几秒,忍不住侧过头,轻轻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也侧过脸,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卧室里只有昏黄的壁灯光线,两个人近距离地对视着,情意的流转无声无息,却又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忽然躲开了她的目光,说:“你别看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好奇,他是不好意思了吗?她眼底有狡黠的光,继续小声说:“锦墨哥哥,你害羞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他嗓音越发黯哑:“我怕我会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没说话,他手臂收紧,两个人贴得更紧,她立刻就觉察到他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招我,”他又道:“我忍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小脸如同火烧,果然安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抱了她一会儿,说:“栀子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栀一怔,“谢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今天……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栀笑了,“嗯,我也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前有过很多回,过年时,她去梁家玩,无论楼下客厅如何热闹,里面始终没有他,她知道他都是在楼上他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曾经也想过,上楼去敲他的房门,和他道一声新年祝福,只是从来没有那个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她终于可以弥补过去的遗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年,梁锦墨有了很多对他来说堪称新鲜的经历,而在梁家,这个春夜也过得不同以往。

        梁老爷子身体每况愈下,三十这晚没有守夜,一直颓废的梁牧之勉强打起精神,陪着付婉雯和梁正国在楼下客厅看了会儿电视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国人常挂在口头一句百试不爽的“大过年的”在梁家不太有用,只是坐在那里聊了几句而已,付婉雯和梁正国就吵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题的核心,是那个甚至早就不在这里的私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付婉雯旧事重提,以梁牧之的手为名,想要梁正国将梁锦墨从公司赶出去算作惩罚,梁正国耐心同她分析现在的局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梁牧之也听明白了,梁氏现在不少销售渠道要靠梁锦墨团队提供的技术支持,所以梁正国不会让梁锦墨离开梁氏。

        付婉雯想不通,不就是技术人才吗?难道不能再挖个人来,难道这个梁锦墨还就无可替代了?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吵得很凶,梁牧之忽然觉得像是回到了小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被高莹带着来闹的那段日子,梁正国和付婉雯也是这样,因为梁锦墨,争吵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麻木地坐在沙发上,仿佛局外人一般,看着父母争吵。

        保姆就在这个时候慌慌张张地从楼上跑了下来,对着他们喊:“不好了,老爷昏倒了!看症状好像休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