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诱吻春夜在线阅读 - 第74章 这个吻太激烈了。

第74章 这个吻太激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栀说完自己先不好意思起来,身子往后,拉开距离,并收回手捂住了脸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性子其实是很被动的,要她主动说点儿什么,做点儿什么,实在太难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心跳急促,从手指的缝隙里窥男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似乎愣住了,好一阵,没说话,也没动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怀疑,自己是不是太主动了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空气像凝固住了一样,她很不自在,正想悄悄挪开腿,这个动作却被梁锦墨意识到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握住了她小腿,没有再说话,低头继续给她换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有点儿懵,就这样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,她这个答案给得还是挺明确的吧,接下来他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梁锦墨一直没说话,他给她换了鞋,帮她脱掉外套,接着抱着她去洗手间,两人并排洗了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又将她抱去了次卧的床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见男人转身要离开,许栀着急了:“锦墨哥哥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刚刚主动亲了他,还说了那样的话,她本来很害羞,可他一直不说话,她的心里就七上八下,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短短的几分钟里,她的脑中已经开始胡乱发散思维:



        是这个答案表达得不够清晰,还是她太大胆,吓到他了?



        她甚至想,难道就像梁牧之说的那样,他是要报复她吗?所以面对她主动示好,他缄口不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不知道她脑中天马行空,他解释:“我去拿药油,你得擦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不可置信,她亲都亲了,他和她谈药油!

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些生气,坐在床上,手慢慢抱住自己没受伤的腿,“我不想擦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在床边坐下,睨着她,看出她有点小情绪,他说:“我必须找点事做,不然我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顿,“可能忍不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抬眼,对上他深黑瞳仁,有些茫然问:“什么忍不住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,她真是傻得有点可爱,梁锦墨想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直接倾身去亲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觉得突然,她躲了下,结果就是被男人直接按倒在床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阴影覆上来,他避开她受伤的脚踝,抓住她的手腕按在两侧,然后低头吻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身体密密实实贴在一起,许栀脑中眩晕而空白,她没法说话,唇舌都被男人侵占,呼吸也凌乱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吻太激烈了,他卷着她,缠着她,舌尖滚烫,她有种缺氧的错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实在受不了,她弱弱地低哼一声,像是抗议,但实在没什么力度,反而因为音调细软,透出几分色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哪里是要他停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点点含吮她的嘴唇,松开她的手腕,往上,同她十指相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有些迷乱,手指无意识地和他紧扣在一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空气好像也燥热起来,心跳声剧烈,她察觉男人的吻,在往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亲吻她的下巴,脖子,引得她一阵阵战栗,红晕蔓延到了耳根,脖颈。



        衣料摩擦的声音和喘息声交织在一起,她模糊地想,原来他说的忍不住,是指这个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她也有点忍不住,但,这样是不是太快了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脑中混沌一片,被他触碰的地方,仿佛有电流,当那只手覆上隆起,她再也没法思考快不快的问题。



        腰间凉了下,打底衫的下摆被掀起,然后,另一件也被推起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心跳就在男人掌心之下鼓噪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谁出了汗,有些粘腻,他又来同她缠吻,她晕晕乎乎地迎合着,被他勾着,身体忍不住地想要靠近他更多,细软的腰肢也不自觉地动了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时间感很模糊,不知道过去多久,长吻逐渐变得温柔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像是多了些兴味,轻轻地亲吻她的脸颊,鼻尖,额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她心口那处,依然被他掌握着,形状全都由他拿捏。



        捻到一处,她就忍不住地轻轻吸气,又咬紧红肿的唇瓣,微微发抖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忍,”他啃噬她细嫩的耳垂,“像刚刚那样,叫出来,我很喜欢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眼底沁出泪,觉得他在故意使坏,她想要躲,只是身子一动,就碰到个硬物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呼吸微沉,“别乱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不用他说,她也确实不敢动了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她也不是傻子,自然知道这是什么,但到底是头一回经历,就很无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小腹那被抵着,她咬着嘴唇,湿漉漉的眼眸眨了眨,显得很无辜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,又去咬她嘴唇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脑子终于能勉强转动起来,也不知道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了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因为表明了心迹,又在床上这么暧昧的地方,两个人都有些失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一阵,长吻才结束,梁锦墨平复呼吸,将手抽出来之前,帮她整理了一下已经挪了位的内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衣服刚整好,许栀赶紧凑空翻了个身,脸也埋到了被褥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身体都蜷缩起来了,也不说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闷死?”他实在忍不住,去拨她肩头,语带笑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你别……”许栀声音还没有退去情潮带来的娇软,“我、我得冷静一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有反应,女人也一样,她为自己感到有些羞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勉强她,侧躺在她身后,抱住她,“都说了我忍不住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要问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又从后亲了亲她的脖颈,眼眸微垂,“是不是故意招我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快缩成一团,“我哪知道你会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没接话,他想她是不会明白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去美国念书时,最初他很不习惯,时差,水土不服生病,饮食习惯,文化差异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是被家人风风光光高高兴兴送出国深造的天之骄子,或许还能心态平和地适应这一切,但,他是被付婉雯从梁家排挤出去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别的国内留学生打电话回家,和父母诉苦,但他不会,他甚至没有一个打电话的对象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也挺好,他的时间全都被用在学习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如果学无所成,回北城还是被人碾在脚下,这世界将没有他的容身之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哪里都没有家,他逼着自己适应,可偶尔,还是会想起国内的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频繁出现在梦境里,也不能算是意外,毕竟他的人生苍白,没什么朋友,唯一感受到过的微小善意,也是来自于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梦境内容其实都很平淡,只是梦里她不会因为接梁牧之的电话就赶他走,他们能像朋友一样相处,非常自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睁眼回到现实,原来他还是一个人,没有家人,也没有朋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室友是开放的美国人,带女友回来,不避讳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次他在客厅倒水,听到卧室传来的动静,女人叫得有点夸张,他平静地喝水,觉得浮夸,忽然想,许栀叫起来一定不是这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平日里远远看着像个温顺的小兔子,估计在这种时刻也会隐忍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她,但因为想到她,居然没法再平静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晚的梦境里,许栀在他怀中颤抖,他如愿听到她的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好像是这场旖梦的开端,早晨起来之后他洗了床单,抽了支烟,然后做了个决定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要回国,去见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