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诱吻春夜在线阅读 - 第9章 她心底对他始终有亏欠。

第9章 她心底对他始终有亏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顿饭不欢而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走后,陈婧不爽地撇撇嘴,“她真没礼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梁牧之有些烦躁,他才刚把许栀哄好,他皱眉对陈婧道:“要不是你翻旧账她也不会不高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陈婧不可置信,“你怪我?我不都是为你打抱不平,你看你傻乎乎的,受了这么多罪,不跟她追究,还拿她当朋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完了吗?”他语气硬下来,“我都说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陈婧见他是真生气了,勉强妥协,“好吧,我不说了还不成吗?我们吃饭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梁牧之也没了食欲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陈婧和许栀很不一样,陈婧热情、张扬且坦率,和他一样爱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第一个主动追他的姑娘,却是最让他难以招架的,第一次见面就表白,她这人只打直球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也憋不住话,她的心直口快毁了今天这个饭局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自己选的女朋友,只能宠着,他心底叹气,只能回头再哄许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回到学校,情绪比得知梁牧之有女朋友那天更糟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再是单纯的低落,还有气愤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牧之并不相信她,陈婧不过几句话,他也跟着怀疑是她走漏消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下午去图书馆自习,她不停看手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牧之没有来消息,也没有电话,大概还和陈婧在一起,她的目光落在刚添加的好友头像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那个黑漆漆的头像,点开来对话框里只有系统那句“我通过了你的好友验证请求,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应该和他道歉,另外她也想确认一下他到底有没有和梁家人说梁牧之打架的事儿,但拉下脸是需要点勇气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磨蹭到晚上,她给梁锦墨发送了第一条微信:在吗?



        那头半天没反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:中午的的事我得和你说声对不起,我当时情绪有点失控,不该那样和你说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头还是没反应,她发了个小狗道歉的表情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发现微信更新了新的表情包,又试着发了“小猪磕头”和“小猫道歉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下那边有反应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:停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:你哪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表情包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眼睛一亮,赶紧发:微信自带的,你更新一下就有,对了我还收藏了好多好玩的表情包,你要吗?我发你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:不要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刚刚和他搭上话,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激动,手快了,已经将自己最近收藏的表情包发过去了一个,她定睛一看,双眼一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发过去的是杨雪前两天分享给她的,老鼠杰瑞和另一只老鼠手拉手,两只老鼠两脸兴奋眼底冒光,旁边配文“姐妹一起逛窑子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赶紧撤回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: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:你们活动还挺丰富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冤枉死了,赶紧发:没有,这只是个表情包,我没去过那种地方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头显示正在输入,许栀将对话框里内容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隔着网络,梁锦墨给她的感觉和平时不太一样,好像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没有那么难以接近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有了个新发现,他发信息结尾不带标点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她再看,正在输入的提示已经消失,但是那头一个字也没发过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他这半天都输入了些什么?她很难想象,他这样的人也会对着一条微信删删改改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她手指动起来,先说话了:你不生气了吧?



        信息发过去,她心底惴惴,一直盯着手机屏幕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次那边回复很快:没有生气,我早习惯了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没太明白,于是问:习惯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:你那样和我说话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愣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回想过往和他的接触,他们之间说过的话不多,她以前有对他那么不礼貌过吗?没有吧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手机一震,梁锦墨又发来一条:你们都一样



        她明白过来,他早就习惯了梁家人,甚至梁牧之这些朋友对他的横眉冷对,现在她也被他划分到了这个阵营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成天跟梁牧之混在一起,小时候还和梁牧之一起欺负过他……她真是想要为自己辩解一句都无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对话就结束在这里,接下来梁锦墨没有再来消息,而许栀,她想不到要说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也不可能再追问梁牧之打架的消息是不是他说出去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两人平日里没什么来往,得不到他的谅解对她的生活也没有太大影响,然而,到底是拿人手短,那一晚要不是他,她根本无处可去,加上从前那些事,她心底里对他始终有点微妙的亏欠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微信上他最后那两句话,让她实在心塞,晚上躺在床上还在想,他怎么能这么说呢?她也不是没有对他好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回忆起一件旧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,她几乎天天去梁家找梁牧之玩,但其实很少看到梁锦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在梁家不受人待见,所以总是呆在二楼自己的房间里,很少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更多时候,不知道他是犯了什么错,会被付婉雯关在阁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家那个阁楼没有装修,没有灯,也没有窗户,关上门就是黑漆漆的一片,且潮湿阴冷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胆小,她没法想象梁锦墨被关在那种地方是什么感受,要是她肯定受不了,会害怕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一年,梁牧之生日当天,梁锦墨也是这样,被关在阁楼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家那天其实挺热闹的,毕竟小少爷过生日,学校里来了很多同学,许栀自然也在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伙小学生闹哄哄的,许栀全程心不在焉,梁牧之和男生们玩电动的时候,她悄悄上楼,去了阁楼。



        门外插销是插住的,她的手落上去,犹豫了一瞬。



        撕掉梁锦墨的试卷是一个月前的事儿,这事儿闹得她心里不舒服了一个月,她不知道他这个受害者是怎么过的,一定很讨厌她吧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但她还是打开了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和楼下是两个世界。



        音乐声,还有小孩欢笑嬉闹的声音,都变得很遥远,许栀站在阁楼门口,看到的房间里,除了黑暗,什么也没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将门再拉开一点,才看清,梁锦墨在角落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抱着双膝,很不讲究地坐在粗糙的水泥地上,双眼盯着她,却一言不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对上他的目光就有点胆怯,她从来没有在其他任何小孩眼中见过这种眼神,阴鸷,凌厉,像刀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鼓起勇气走过去,在他跟前蹲下,然后从自己衣兜里摸索出个东西,按了一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很突兀地,梁锦墨看到了一束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