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诱吻春夜在线阅读 - 第26章 她的指尖碰到了他的嘴唇。

第26章 她的指尖碰到了他的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吃药吧,算我求你了。”许栀有些憋屈,“你不吃药,万一……万一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起曾经听到的传闻,小学年级里有个同学,发烧到四十度多,最后脑子被烧坏了,变得痴痴傻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脱口而出:“你被烧傻了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想,他不傻都没人要,要是傻了,更没人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终于有了点反应,他支起身,看着她,眼神宛如看着一个傻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将手里的药片往他嘴里一塞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只觉得那只小手飞快,她的指甲甚至戳了下他的嘴唇,在他反应过来之前,又快速离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苦涩在嘴里弥散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将水杯端他跟前,“赶紧喝水,很苦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没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觉得苦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别开脸,喉结滚动,将药片咽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苦意从嘴里蔓延到了喉咙,他却没太大反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又劝:“喝点水吧,发烧本来就得补充水分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下,梁锦墨没有再坚持,从她手中接过水杯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收回手,默默抠手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刚刚那一瞬,她的指尖碰到了他的嘴唇,那种触感阴魂不散,她试图忽视都不能,她有点想洗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因为听信梁牧之那套私生子的血液肮脏之说,只是单纯因为她确实没有和男生有过这种接触,小姑娘的矫情劲儿发作上来,就很膈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指碰到男生的嘴唇了,这件事令她脸颊燥热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梁锦墨显然不以为意,他喝完水,又趴在了桌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说话,她碰了半天冷钉子,也有点颓丧,脑子里混乱地思考,这药多久才能发挥作用?



        最好五分钟……不,一分钟就退烧,然后她就可以让他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今天父母都不在,但被用人看到他也不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初夏的午后,有轻风拂面,花架下一片静谧,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,保姆从主屋出来喊了许栀一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花架有蔓藤覆盖,从主屋门口是看不到这里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背脊绷紧,“来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赶紧跑回屋里,原来是她的手机在响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时用的还是挺古董的功能机,她拿着回到院子里花架下接听,电话那头是梁牧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牧之去玩轮滑了,喊她过去一起玩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有些犹豫,看了一眼梁锦墨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会儿没有再趴着了,坐直身,静静盯着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发毛,并不想再和这个怪人相处下去,加上担心用人发现他,于是她答应了梁牧之:“好,我马上过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挂断电话,她小心翼翼对梁锦墨说:“那个,我有事,要出去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委婉表达:你是不是也该走了?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张了张嘴,却没发出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摸摸头,作为很标准的讨好型人格,她不知道要怎么样表达得更加直白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站起身来,身形微微摇晃了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心口一揪,“你……自己能走路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说不能走,”他黑沉的眼眸盯着她,“你能让我再在这里坐一下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咬着嘴唇,不说话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梁牧之叫你,是吗?”他又问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还是没说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角色仿佛置换,发问的人是他,而一直沉默不语的则成了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也没有再问,其实彼此都心知肚明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咬咬牙,往大门处走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跟着,将他一路送到了门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再说话,他就这样走出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的视线里,那个背影越来越小,最后消失在别墅区马路的拐角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删了他的指纹,换了大门密码,他现在没法回梁家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回到主屋收拾东西,准备去找梁牧之,她想起那道冰冷的大门,她不知道生着病的梁锦墨此时会去哪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对他的帮助总是畏首畏尾,她不可能因为他去得罪梁家人,但她觉得她已经尽力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许栀在此时忽然想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锦墨虽然从来不说,可是被那样赶出去,他心里,怕也是有怨的吧?



        非专业课的考试集中在接下来一周,这些课学分低,难度不大,大家都轻松过关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周里,杨雪抽着空,和周赫问了梁锦墨团队招聘翻译的要求,还走内部通道投了简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梁氏哎!”杨雪眼底都是星星,充满憧憬,和许栀说:“你知不知道多少毕业生想进,但很难的,除非像程宇这样天赋秉异,不然人家都要求丰富的相关工作经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问杨雪:“你真的要跟着程宇去梁氏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跟着他是顺便,”杨雪解释:“梁氏平台确实不错,我听程宇那意思,团队发展前景也很好,要是能进去,怎么都能学到东西的,当然顺便追个男神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她问许栀:“你真的不考虑吗?周赫还让我叫上你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提到这个,许栀心就有些乱了,“再说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,她一点没进步,总是被对梁锦墨的内疚感折磨着,到现在也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酒醉的事情,她又觉得好像欠了他点什么,但她还是没办法去他团队做翻译,那等于和梁牧之撕破脸皮,不仅如此,付婉雯,还有她父母也不会高兴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她就有点羡慕杨雪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杨雪不会讨好任何人,哪怕她追程宇,她在程宇面前都永远敢于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,根本不考虑程宇会不会喜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她永远想着不要不落人口舌,她不愿意惹任何人不高兴,但最终,她被动的选择总是让梁锦墨不高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放假后,同学陆陆续续离开校园,许栀磨磨蹭蹭,东西已经收拾好了,但她不是很想回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何平和赵念巧成天吵架,很烦,而且她也很怕万一回去了,许何平又要问她和梁牧之的事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正纠结,梁牧之发来微信:小栀子,放假了吧,什么时候回家?我去学校接你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发现,最近梁牧之的电话变少,虽然还是每天联系,但他基本都是发微信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回他:放假了,不过我东西不多,而且这会儿就要回去了,你不用来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决定现在就回,这样梁牧之就没时间接她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牧之:那巧了,我正好在你们学校南门这,你直接过来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内心: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梁小少爷还是一如既往的自说自话和强硬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深深叹气,认命地拉着行李箱往南门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梁牧之还开那辆很骚包的蓝色法拉利,许栀还没走到跟前,后座上先下来个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陈婧朝着她走了过来,“小栀子,我帮你拿行李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梁牧之这时也打开车门下来,笑说:“行了陈婧,我来吧,你那点力气能干什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许栀表情僵硬,她已经不想上车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