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重生千禧,校花说我当爹了在线阅读 - 第102章 夏娴,老情人?

第102章 夏娴,老情人?

        盛海滨江河畔南岸,私厨门匾灯下影黑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里面包厢却热闹非凡,杯影交错,清脆叮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夏总今天能来,是我莫大的荣幸,这杯我敬您,您随意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承蒙夏总照顾,这项目没您我绝对搞不定!今晚上必须不醉不归!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饭局即将进入尾声,夏娴往后仰仰活动腰骨,旋即不动声色地喝完最后一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位年纪稍大的中年人起身弯腰敬酒也不再动容,只是压杯轻微地摆摆手,报之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场十几年间,上桌三巡便知是人是鬼。对于阿谀奉承便点到为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真心交换利益,便酩酊大醉,这是夏娴的一贯作风。

        抬手看表,只觉时间差不多了。夏娴推掉别人安排的后续节目,唤来女秘书一路黑衣疾风,踏着月色的青石板坐上后排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到中年,事业有成的夏娴总会在微醺的酒意后靡靡睡去。可今天奇了怪了,她惴惴不安,有些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望着窗外的月,眉头不由紧皱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还有其他行程安排吗?”夏娴撇头去看秘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了夏总,倒是今天下午有位自称是陆尘的先生打来电话,说是李长胜的侄儿,想拜访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娴抿抿嘴轻笑:“最近诈骗电话挺多,不用理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呀,听声音挺年轻的,当时我就骂他,说年纪轻轻什么不学好,竟然学骗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女秘是个小丫头,话匣子一说就没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李长胜这个名字反复被提到,起初没觉得,顿挫间,夏娴突然笑容凝固,她仿佛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这一刻血液开始沸腾,深埋在心底的泥土涌上,迅速开始浑浊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长胜?

        侄儿??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……那个电话号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盛海,一直是国家的经济中心,旧时贵为远东第一城市,在国民经济当中充当着重要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千禧年,旧时民国时代的风气仅存在于外滩,某领导大笔一挥,盛海经济用于自身发展暂不上交,于是迎来疯狂的发展期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尘来这已经两天,按照记忆,数宝的电视版权是2000年中旬左右被敲定,然后盛海电视台负责译制发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摸版权这条路自然要从电视台下手,不过熟门无路,一线城市的安保在这个年代也相当严格,几次混都混不进电视台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没熟人把希望寄托在李长胜同学身上吧,嘿!好家伙,接电话的小丫头开口就骂他是骗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李长胜相当不靠谱,估计同学发达早就不认他这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夜间十点,陆尘在外晃悠一圈回去旅馆,没想到才到前台被老板叫住,说刚才有人回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尘一激灵,该不会是李长胜同学回信了?马上照着电话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不是小丫头接的,而是一个柔风带雨的成熟女声:“你叫陆尘?长胜的侄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尘笑说:“是的夏姨,我到盛海办事,来之前我叔特地嘱咐我一定要亲自拜访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”夏娴似乎有些恍惚:“这么多年过去,他来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夏姨?喂?还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尘假装没听到这呢喃,装作信号不好还晃了晃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的,你在什么位置?我明天让人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里不宜多说,陆尘报上位置后挂了电话,老板眼皮子都没抬:“2块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拍上钱,陆尘上楼回房间嘀咕着,夏娴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不是李长胜的老同学么?这话说的像是意难平的老情人,难不成两人还有点故事?

        关于夏娴本人,陆尘并不算很了解,只是吃饭的时候李长胜提了几句,颇为神秘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知道对方在盛海做生意,好像是做什么文化玩具类的,按照陆尘理解,可能是益智类的拼图玩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那也只代表曾经,如今日新月异,指不定夏娴换了新的赛道。既然接打电话都有秘书,想必在盛海混的不差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一早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尘早起收拾的整整洁洁,上街买上一些水果,穿着一身西装就在旅馆下面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将才9点,一辆灰色的宝马7系驶来,从上面走下来一位身着工作装的年轻女子,先是抬眼看了下旅馆招牌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走进门一眼看向陆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是陆先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得到陆尘点头,女子多打量了几眼,眸子里很平静瞧不出色彩,自我介绍是夏总的秘书张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无话,陆尘坐上后座,并不多言,也不好奇的去问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琳觉得可能这是夏总某位从穷乡僻壤来的穷亲戚,这些年她也接待过不少,上车前刻意叮嘱陆尘不要乱摸乱看,还让陆尘带上鞋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陆尘的表现却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种量级的豪车,陆尘非但没有各种张望,抚摸,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而像是见过风浪,坐姿很顺然,宠辱不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琳歪着头很是疑惑:他这是不懂吧?

        车辆很快行驶到同立大厦,位于盛东cbd核心地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陆尘安置在10楼会客室,前台贴着【夏繁】的亮眼logo,陆尘只是匆匆扫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夏总上午还有会,你先在这里等等。”张琳扭着细腰关上会客室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透过透明玻璃隔断,陆尘闭闭眼,大致了解到这家公司的规模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几十号员工,每位都配备大砖头电脑,在这非必要不用电脑的时代,想必这个夏娴是做有关互联网的生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不会有什么交集,待会儿打个招呼表达一下敬意就走罢,也算是替李长胜看看老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条件对我们公司太过于苛刻,这是第一轮,夏总能否从公司实力出发好好斟酌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会议室,青城投资公司代表魏宁玉与夏娴对坐,长达一小时的高能谈判节奏极快,魏宁玉说完这话只觉得嗓子发甜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娴如沐春风地笑了:“魏总可以回去好好考虑,今天时间也不早了,后天开始第二轮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?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柔软的刺刀?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夏娴这样轻描淡写的强势!

        你让我考虑?

        我让你回家,准备谈第二轮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宁玉仿佛感觉被挫败了一样,强忍着,出于素质起身点头施礼,带着团队的人离开会议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琳走进来弯腰,下身附耳在夏娴耳边讲客人到了,夏娴点头会意,起身前去推开会客室的大门:“陆尘?”

        /134/134338/3210274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