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历史小说 - 西班牙日不落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四十四章 巴黎被围

第一百四十四章 巴黎被围

        战争进行到这一步,欧仁妮他们已经想谈和了,一个南德终究比不过法国本土的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谈和也要看对面同不同意,因为波拿巴皇室只能接受无条件和平——最多暗中放弃对南德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的,不是他们不想答应,而是不能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靠着普鲁士这个外敌的压迫,国内的势力还算安稳,可只要法国敢出一块钱的赔款,战争结束后皇室就要倒台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法国丝毫没有投降的意思,并且还在快速动员着军队,深知法国战争潜力的俾斯麦不敢怠慢,严令陆军尽快行动,除了留下20万人看守梅斯要塞,其余军队直奔巴黎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鲁士的军纪相当严明,虽然士兵们对富饶的北部很是眼馋,但在军官的约束下,短短一周时间就从边境追击至了巴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速度相当的快,因为法国北部有许多城镇和数个要塞,能在一周之内接连控制兰斯、苏瓦松等地,普鲁士不愧为当代陆军巅峰。

        10月26号,普鲁士的军队距巴黎已经不到50公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法国元老院依旧在对接下来的战争进行无休止的争论。

        元老院是法国的议会之一,任务是批准立法团通过的法令,看起来和战争没什么关系,但元老院的成员是法国的元帅、主教和亲王,掌握有极高的权利,这些人对战争自然会有着自己的见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必须主动出击,在城外打一次仗!”议会厅里,共和反对派领袖朱尔·法夫尔在大放厥词,甚至喊出了口号:“决不让出一寸土地和堡垒上的一块石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人是个假共和主义者,虽然之前几十年都是作为一个坚定的共和派和反战者在活动,可事实上他是个绝对的利己主义者,对平民的死活和国家的利益毫不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历史上,就是他作为法方谈判人签订了对法国很苛刻的《法兰克福合约》,是妥妥的出卖同胞换取利益的投机分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让军队外出决战的想法不难理解,如果法军打赢了那他作为提议者也多少能沾点光,如果打输了,那就更好了,这会进一步削弱皇室的力量和威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人基本都清楚他是个反对派,战争部长兼总参谋长勒伯夫当即反驳道:“对面的人数是我们的两倍还多,野战不可能打得过,能守城为什么要外出决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倍还多?”法尔夫夸张地大叫了一声:“我们人更多!巴黎城内有20万的国民自卫队!我亲爱的元帅,你不会觉得同样数量的法国人打不过德国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他这番话,在场的众人都露出了愤怒的表情,勒伯夫还没来得及说话,拿破仑亲王保罗·波拿巴就喝到:“那20万人很多枪都不会开,甚至没有枪!有的人刚来得及在报名表单上填下自己的名字,你这是在让他们送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保罗亲王是拿破仑一世最小的弟弟热罗姆·波拿巴的幼子,拿三的堂弟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波拿巴的成员他却是个左派分子,曾强烈反对拿三称帝,素有红色亲王之称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政治立场相近,他平日里和法夫尔的关系是不错的,没想到对方能在这种场合下说出这种草菅人命的话来,因此也是不顾往日的情分,第一个跳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保罗也反对他,再看看众人恐怖的眼神,法夫尔反应过来自己做的有些太过火和太明显,当即告歉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也是太焦急,毕竟普鲁士不会第一时间进攻,如果让他们从容完成合围,巴黎就会变成一座孤城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承认法夫尔说得还是有些道理的,梅斯已经被围了20万人,这里巴黎再被围,那法国的陆军力量就被分割为了三个部分,这对战局肯定很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知道是一回事,去做又是另一回事了,光凭巴黎的军力,出城野战绝对又是一场大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法夫尔退步之后,元老院的讨论很快结束,初步定下了死守巴黎的基调。

        巴黎作为首都的城防还是相当不错的,比罗马那个一戳就破的纸张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伙对守住巴黎都充满了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更要紧的反而不是训练陆军,而是想办法增加城内的物资储备,并且构建一个行之有效的管理体系,免得巴黎被围后法国其余地区缺乏指挥,各自为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前者这么短的时间肯定是不够从外地往里运的,只能从内部想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巴黎的商户和工厂足够多,只要调配得当,撑上两三个月应该是没问题的,到时候应该会有盟友以及新动员出的军队来解围……应该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里巴黎人爱自由,要侵犯他们的个人财产肯定不干,但国难当头,《紧急物资管理法案》一经推出就受到了积极配合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没有白征他们的,法国政府不缺钱,所有物资都被以市价买下,存放在了城内的各个仓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物资,第二点也比较好解决,法国的自治程度一直挺高,巴黎市民经常暴动,就有对不公待遇的不满在里面,谁让他们是全国唯一一个被中央直管的城市呢?

        在全国范围内,各个省都是自己管自己,地方政权掌握在高官手中,他们领导全省警察,控制社会舆论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需要对参政院负责,以及没有军权外,各个省份就是一个个小国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自治体系也是欧洲特色了,只是轻重程度不同,法国算是里面程度很轻的,但地方依旧保留了独立运行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巴黎只需派出一些军官,就能和地方政府协作,快速动员起数量庞大的民兵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是法国刚将军官派出城,普鲁士便完成了对巴黎的合围。

        28号,普鲁士迅速发起了第一波进攻,这次进攻没有步兵冲锋,而是单纯靠着射程极远的克虏伯钢炮进行饱和轰炸。

        普军寄希望于用持续不断的轰炸和骚扰逼迫法国政府投降,要是能令巴黎人民不堪忍受掀起内乱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显然打错了算盘。

        历史上,色当惨败和梅斯被围之后,法国已经没有正规陆军可供调遣,就这样还临时硬拼凑出军队,在没有盟友的情况下跟近百万德意志联军激战了6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临时拼凑起来的法国陆军和国民卫队,在缺衣少食、缺乏训练,冬天接连被冻毙的情况下,都能维持住士气,和训练有素、火力优势巨大的德意志人硬拼。

        坚韧度和爱国热情实在惊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的情况还要远好于历史,就算普鲁士把巴黎炸成个坑,武德充沛的法国人也不会投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有可能和他们媾和的就只有资产阶级掌权的共和派政府,但他们现在还说不上话。